2020-08-02 20:30:38[更新]

電影學堂 | 是枝裕和:去呈現看不見卻能感知的東西

 
 
今天是第23屆上海國際電影節的最后一天,電影學堂大師班以現場連線的方式,請到了日本導演是枝裕和。對中國觀眾來說,是枝裕和已經是一位不需要特別介紹的導演。他的電影作品《下一站,天國》《無人知曉》《步履不?!贰度绺溉缱印贰侗群8睢贰逗=秩沼洝贰兜谌认右扇恕返?,都在國內擁有眾多影迷。2018年,是枝裕和憑借《小偷家族》獲第71屆戛納國際電影節金棕櫚獎。是枝裕和導演的最新作品是由凱瑟琳·德納芙、朱麗葉·比諾什、伊桑·霍克主演的法語電影《真相》,入圍第76屆威尼斯電影節主競賽單元。

第二十一屆上海國際電影節
金棕櫚影片《小偷家族》映后見面會

 
是枝裕和也是上海國際電影節的老朋友,他的作品一向是展映單元最為搶手的爆款。2018年,是枝裕和帶著剛獲得金棕櫚獎的《小偷家族》參加第21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今年,雖然導演本人因疫情原因無法前來,但《真相》依然如約參加了本屆電影節的展映。


 
視角從家庭轉向社會


2004年,42歲的是枝裕和推出以小孩視角看待成人世界的《無人知曉》。之后他的父母相繼去世,女兒出生,他的作品也開始從孩子轉向父母和家庭視角。從《步履不?!分械募彝ゾ蹠?,《如父如子》中的孩子錯換,到《海街日記》中的四姐妹生活,《小偷家族》中的組合家庭,是枝裕和的多部作品大多都是關于家庭主題,但視角卻不盡相同。他表示,這種變化并不是刻意為之,而是一個電影人隨著自己的年齡、隨著自己的家庭狀況,拍攝作品的視角發生了轉變,“我也覺得這是一種很有意思的變化”。

在被問到60歲以后的家庭題材作品會有什么不同時,是枝裕和坦言,自己也不知道到了60歲以后會拍出什么樣的作品,而且變化的契機也并不只是年齡。“如果從主題上來說,大家現在可能感受到我在一定時期內越來越傾向于拍一些社會性的話題。在那之前就是以家庭為主,主要是拍家里邊的話題,比如說在一個小區,在一個家庭之內發生的故事。但是從《第三度嫌疑人》開始就更關注社會性,整個鏡頭的視角在這方面發生一些轉換。”

是枝裕和的“社會性”,并不是簡單地緊跟熱點,而是希望有更多的沉淀和反思。他笑言自己是一個對于發生的事情反應稍微慢一點、需要時間消化的人。“2001年的時候日本大地震,直到現在我覺得我還沒有完全把這件事情消化掉,包括新冠疫情也是如此,真正產生影響的話還需要一定的時間。在這個過程當中,我也是通過自己的作品不斷地表現出大家在日常生活中用眼睛看不到的、但能夠感知到的東西。”
 

喜歡和演員一起創作人物


是枝裕和最早以拍攝紀錄片出道,他的劇情片從《無人知曉》到《小偷家族》,都能讓觀眾感受到濃重的紀錄片風格和主題。是枝裕和說,他更把紀錄片視作一種方法,而不是一種類型。拍紀錄片對自己最大的影響,是他發現自己腦海中所想象的事情,跟真實的世界和真實的人物相比,反而是真實的世界更加復雜,所以他在創作時更傾向于一種“共同合作”的方式,“與其說我按照自己腦海當中所想象的人物讓演員扮演,我更喜歡共同的創作,和演員一起去發現、和演員一起創作人物。而這樣的態度恰恰就是非常紀錄片式的,我今后應該也會延續這種方法。”

日本已故著名女演員樹木希林曾主演過是枝裕和《步履不?!贰侗群8睢贰缎⊥导易濉返?部影片,這段電影圈如同母子般的合作關系,也被影迷津津樂道。是枝裕和稱,樹木希林女士對自己來說,是工作當中不可或缺的伙伴。“其實她在工作當中是一個非常嚴格的人。如果在工作當中有什么做得不太充分的地方,她一眼就可以看穿。我們人都是這樣的,如果看不上對方的時候,我們就會想:我再也不想接觸他了,再也不想和他說話了。樹木希林也是一樣的。我不想有一天會被她說‘我不想和這個導演合作了’,所以我每天工作都非常拼,就是為了不讓她說出這句話。”

是枝裕和所說的“共同創作”,在成熟的演員如樹木希林身上特別有效,但放到兒童演員身上,又是另一種風格。2004年,14歲的柳樂優彌憑借《無人知曉》獲得第57屆戛納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最佳男演員獎,成為戛納史上最年輕的影帝,是枝裕和由此也被外界認為特別擅長拍攝兒童表演。不過,導演說自己至今也不敢說在拍兒童戲方面得心應手,相反每次都會遇到新的挑戰,因為每個小朋友個性不一樣,面臨的問題也截然不同,唯一可以借鑒的經驗,就是“耐心”是必不可少的,“擅長拍小朋友這件事情不是天賦,而是你能不能等,等待這件事情很重要。我覺得最重要的不是天賦,而是說你能不能等得了。”
 

對日本電影業的責任與反思


是枝裕和導演的新作《真相》全程在法國拍攝,這也是是枝裕和首次執導外語片,這個過程與他在日本本土的工作經驗截然不同。是枝裕和說,在日本拍電影的時候,感覺像有一個很大的活動,一說拍電影全體成員就要一起吃,一起住,甚至都要犧牲一些睡眠的時間。但在法國,每個演員都有自己的工作時間,比如凱瑟琳就堅持每天8小時工作制,吃晚飯之前肯定要結束拍攝,這樣大家都會各自回家吃飯。“日本的拍攝方式,無論對于演員還是工作人員來說,負擔都是比較重的。但我們這次在法國拍攝,有位工作人員是單身母親,拍完了之后就可以去幼兒園接孩子,過著自己正常的生活。這可能是日本有必要學或者必須要學的地方。在日本我們也希望可以進一步朝法國的拍攝方式越來越近,我們要改變我們的拍攝環境。” 

說到日本電影,是枝裕和表現出了一位行業前輩的責任感。他認為日本電影產業已經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而新冠疫情使行業本身存在的問題更加暴露出來。日本電影人應該團結和發聲。另外兩位日本導演深田晃司和諏訪敦彥也有著同樣的問題意識,三人經常就此交流看法、探討對策。

除了導演、編劇身份外,是枝裕和最近十年還作為制片人、電影學校導師活躍著,把許多時間和精力花在培養和扶植年輕電影人上面。對此,是枝裕和說:在日本會這樣做的導演很少,日本也缺乏完善的電影教育體育。幫助年輕人一半是為了傳承,另一半是自己想要從優秀的年輕人身上學習、得到新刺激。
 
 

指導單位:國家電影局        主辦單位:中央廣播電視總臺 上海市人民政府

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1109號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技巧规律